第1版:头版
 第2版:综合
 第3版:关注
 第4版:城区
 第5版:城区
 第6版:消费
 第7版:文体
 第8版:民生
 第9版:民生
 第10版:城管
 第11版:社区
 第12版:言论
 第13版:言论
 第14版:健康
 第15版:健康
 第16版:房产
    
2020年2月13日 星期 20 放大 缩小 默认

实际履行和劳动合同主体不一致
劳动关系隶属于谁?


  2018年7月卢某通过吉林M公司CEO的面试,被录用就职。因M公司在上海无办公地,M公司CEO通知卢某去其另一家Y公司办公地报到,Y公司和M公司是关联企业,CEO是同一人。同时卢某与M公司签订了一份期限为2018年7月19日至2019年7月18日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上班地点在Y公司办公地。

  上班后卢某一直在Y公司工作,有需要会以Y公司员工身份开展相关工作,如办理工商备案、运营品牌等,每次授权书上载明“兹有Y公司员工卢某代理本公司xx事宜”,有CEO签字和Y公司盖章。Y公司财务人员(也是M公司财务)每月按照劳动合同标准以个人账户发放工资,合同快到期时,卢某认为实际用人单位是Y公司,遂来仲裁要求Y公司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

  争议焦点

  卢某认为当初签订的与M公司的劳动合同是个人疏忽造成,实际履行中Y公司对其管理、支付工资,与Y公司形成事实劳动关系;Y公司则认为卢某服务的是其与M公司的合作项目,并且因存在关联性,两家单位一套班子,所有的工作人员均负责两家公司的工作,M公司已与卢某签订了劳动合同,卢某诉求无依据。

  最终,仲裁庭经审理后未支持卢某的诉求。

  案例评析

  劳动关系的特征在于劳动者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接受用人单位管理,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劳动条件并支付工资,双方之间据此形成一种法律关系。《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签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和实际使用劳动者的单位不一致时,用人单位可以与实际使用劳动者的单位约定,由实际使用劳动者的单位承担或者部分承担对劳动者的义务。实际使用劳动者的单位未按照约定承担对劳动者的义务的,用人单位应当承担对劳动者的义务。综合本案,卢某由M公司招录,并与M公司在入职时签订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主体、工资报酬、上班地、工作岗位等信息均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卢某未提供证据证明缔约时候意思与表示不一致;其次M公司和Y公司双方签订员工委托管理协议,Y公司据此对卢某进行管理,实际履行的事实与合同约定的内容一致。因Y公司和M公司为关联公司,因合作项目安排员工工作,工资发放主体相同,存在混同用工情形。鉴于此,卢某已经与M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故要求Y公司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未获支持。

  当前很多公司业务发展迅速,为抢占市场,往往未开设办公地就发展当地业务,业务人员管理就挂在关联公司处,使得关联公司之间共同用工的现象普遍存在。当劳动合同签订企业和实际用工企业不一致时,劳动者对自身劳动关系的归属产生困惑。实践中劳动关系的认定首要依据仍是劳动合同,而混同用工行为的企业可能面临着连带责任,因此关联企业之间应规范用工,降低混同带来的风险成本。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非常满意 基本满意 不太满意 很不满意

━━━━━━━━━━━━━━━━━━━━━━━━━━━━━━━━━━━━━━━━━━━━━━━━━━━━━━━━━━━━━━━━━━━━━━━━━━━━━━━━━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7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声明|网站简介|网站律师|网站导航|频道招商|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050088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6001 广告经营许可证:310000300008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7180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沪)字003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406号
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00307Q10176R1S BS17799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00307I10001R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