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头版
 第2版:综合
 第3版:关注
 第4版:城区
 第5版:城区
 第6版:城区
 第7版:消费
 第8版:民生
 第9版:民生
 第10版:
 第11版:建筑
 第12版:森活
 第13版:言论
 第14版:言论
 第15版:健康
 第16版:房产
    
2021年2月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恶意欠薪必受罚
13名工人拿到了拖欠的工资


  年关将近,在外务工的农民工最大的心愿不外乎拿到工资,安心过个好年。然而,却有13名工人被老板累计拖欠了9个月工资,疫情期间企业复工后,工人们却发现老板已经卖了设备连夜逃跑,只得报警。

  近日,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对企业主高某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后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

  老板连夜跑路

  2020年7月,被告人企业主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关进了看守所。高某交代,他和妻子在上海市青浦区经营着一家制衣厂,但是效益不是很好。到了2019年5月,更是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了。他只能和工人们商量延迟发工资,与此同时,他还欠着供货商100万元的货款。到了2020年1月,工人们的累计欠薪已达到27万余元。

  2020年春节因疫情来袭,工人们过得忧心忡忡。2020年4月,工人返沪上班,焦急地向高某催讨工资,高某竟悄悄与妻子商量起了“逃跑计划”。

  2020年4月11日晚,高某与妻子趁着夜黑风高来到工厂,将厂房里的17台针织电脑横机尽数搬上厂里用来运货的小型货车,只留下一些搬不动的大型机械和2000多件成衣及半成品在厂里。夫妇两人就这样逃之夭夭,去了位于上海市奉贤区的住处。

  工人蒙在鼓里

  到了奉贤后,高某陆续将搬来的机器拿出去倒卖,换回60万元现金,但这笔钱远不够偿还欠下的货款,高某心一横,将自己与妻子的手机号都换了。

  高某“消失”后的第二天清晨,工人们照常来上班,推开大门,十几名工人都愣住了,厂房内空空荡荡,所有的电脑横机都不见了!起初大家觉得是来贼了,连忙联系老板高某,但高某关机了,又有工人发现货车也一起不见了。

  正当众人怀疑高某之际,他给一名工人发来了微信,告诉他们他已经逃跑了,不要来寻找,但向他们保证,拖欠的工资一定会想办法还的,让他们不要催促。

  这13名工人都是农民工,他们文化水平不高,年纪却不小了,背井离乡来沪务工,全家人都指望着这份工资过日子,拖欠了大半年的工资已经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这些人出于期盼和信任没有辞职,此时听闻高某逃跑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几名女工当场嚎啕大哭。

  家属凑齐欠款

  2020年5月,劳动监察部门在其工厂门口张贴了责令改正通知书,但因高某的“消失”也无济于事,后该案移送司法机关。

  在审查期间,检察官数次告诉高某及其家属:“按照刑法规定,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希望你们尽早结清拖欠的工资,争取从宽处理的机会。”

  终于在2020年11月,高某的家属筹到一笔钱款,表示愿意将拖欠的薪资结清。

  由于高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且与13名被害人结清工资并获得谅解,依法可以从宽处罚,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检察机关提醒:《劳动法》规定,企业破产时,拖欠职工的工资应当在其他债务前优先受偿。企业破产后决不能“一逃了之”,“恶意欠薪”必将受到严惩。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非常满意 基本满意 不太满意 很不满意

━━━━━━━━━━━━━━━━━━━━━━━━━━━━━━━━━━━━━━━━━━━━━━━━━━━━━━━━━━━━━━━━━━━━━━━━━━━━━━━━━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7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声明|网站简介|网站律师|网站导航|频道招商|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050088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6001 广告经营许可证:310000300008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7180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沪)字003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406号
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00307Q10176R1S BS17799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00307I10001R0S